EVCARD荣文伟: 共享汽车,从被拒绝和“看不到头”开始

点击上方“ 36氪 ”,选择“置顶公众号”

专业的行业新闻及深度报道,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


新造车领域风起云涌,36氪对此报以巨大的好奇和关注。不过,汽车这个行业,似乎有点复杂艰深,36氪则希望通过 “汽车36人” 这个栏目,从更“人性”的视角,去理解这个注定不平凡的行业,和这个行业里那群不平凡的人。


EVCARD 是目前中国分时租赁市场规模最大的公司之一,由上汽控股51%,上海国际汽车城孵化。荣文伟是汽车城的董事长、EVCARD董事长。因为分时租赁,汽车城从幕后走到台前,而在此之前,荣文伟就一直鼓励汽车创新,初创车企蔚来汽车就是汽车城的居民。




口述 | 荣文伟

采访 | 王海璐

编辑 | 杨轩



2012年我们跟欧洲、美国交流,看人家做分时租赁,我们觉得中国也应该有,就找到一嗨,赫兹,希望他们能推,我们给政府支持。他们不做。


他们说:第一,他们知道这事,但不赚钱。第二,拿电动汽车来做,他们更不做,不靠谱。


到今天为止,还没有一个分时租赁企业能过盈亏平衡点,全世界都没有。所以他们的判断是对的。我们EVCARD 4年多的时间,现在已经能看到盈亏平衡点在哪了,原来看都看不到。但我们相信是能走出来的,这不是一个只往里烧钱的事情,就是看做长还是做短。


发展分时租赁是我们的“任务”。2010年,G20能源部长会议,万钢部长代表中国参加,在这个会议上说,建立“电动汽车国际示范城市”。什么概念呢?这些部长看到,电动汽车马上就要出来了,但怎么在城市里跑起来?问题很多。充电的问题,补贴的问题,老百姓接受度的问题,还有商业模式的问题。


EVCARD就源于中国“电动汽车示范城市”,这是我们的任务。2012年,科技部组织我们到美国、德国、英国、法国交流,过程中看到了国外的“car sharing”,翻译成中文叫“汽车共享”。但实际上当时滴滴、快的都是汽车共享,怎么区别,我们在中文里找到4个字——分时租赁,现在全中国都叫这四个字。


在美国,分时租赁更多是租赁公司在做,法国巴黎是政府在推,德国是车企在推。回到中国,我们想用政府加企业的模式推。如果没有示范城市,我们不会碰分时租赁。如果有人做,我们也不会被卷入竞争性领域里面。这是我们创立EVCARD品牌的来历。


EVCARD刚开始推,车很少,有啥车采购啥车。我们最开始买了上汽E50。2015年,上汽觉得这个模式也符合上汽的战略,开始做分时租赁。后来市政府领导说:希望你们能够合起来,因为停车位资源是有限的,你的网点如果它不能还,这个公共资源是浪费的,对城市管理也没啥好处。两家又是国企,没有必要打来打去,所以就合并了。


合并是好事不是坏事。打就是大家都不赚钱。本来大家就不赚钱,打到最后只能赔的更厉害。上汽控股,从今后大的资金支持来讲是合理的,可以保证这个事情可以持续做下去。上汽每年几百亿利润,亏10亿,20亿,挺得住。你换个小公司,肯定挺不住。


汽车城原来是搭台的,不是唱戏的。电动汽车开始,我们参与一些唱戏的事情。我们觉得应该上演的,但是没有人演,我们就冲上去演一演吧。我们这帮人觉得,如果我们不做,中国落后个5年10年,那你做还是不做?


汽车城成立是2001年,我参与了规划。来的时候,放眼望去只有农田。桥是我们造的,路是我们造的。那时候十几个主体(一起开发),我是其中一个的总经理。后来我们把这些企业并了并,每年100多个亿投进去。到了2006年,产业链基本全了。同济大学,赛车场,检测中心,汽车贸易,博物馆,会展中心......当然还有很多整车和零部件制造企业。


我们这儿实际上是汽车创新的一篇土壤。全产业链意味着什么?生态。这些人,在这生活的人,比其他人更了解汽车,对汽车更感兴趣。蔚来就在我们汽车城里。


3年前,李斌就到我这来聊,没要任何政府资源,没有谈1分钱的税收,他就觉得这地方土壤好,能让他迅速积聚起一大批人,做出车来。他们从3个人就在我们汽车城,现在3000多人。


你说3年前,3个人要造车,我们怎么评价?至少,我们认可他们的理念。这个方向是我们支持的,至于他有没有能力,我们要看。


我在汽车城十几年,我觉得汽车行业需要变化。汽车行业的人都不缺钱,各个整车厂商都很有钱。为什么汽车资本没有产生好的产品、领先的东西?可能的确需要一批人进到产业里头,以完全不同的视野,从另外一种维度发展中国的汽车。


自主品牌的思路,一直是在国外品牌的一个系列中找一个中档车,我去替代它,干这么一个事情。但你只是在替代它的一款产品,还不一定替代的了。你正在替代的过程中,它把上一款价格一降,把你打惨了。这种打法造成我们很累,始终走不出来。


特斯拉的理念,直接就是超越整车厂商,就是智能机替代功能机的方式。你说特斯拉的产品是不是比奔驰、宝马好?没有。特斯拉的故障率、返修率,远远高于宝马奔驰,它的成熟度没有奔驰、宝马高。但社会是包容的,美国人的确有这种心态。包容的原因是,它在挑战人类的极限。


我觉得中国的消费者也应该有这种心态。你现在不完善,3、5年就可以完善了。我们的消费者更多的是,你给我的必须是最好的,品质最高的。至于我,能不能对这个行业,这个产品做出推动性的作用,我不用尽这个义务的。


中国当时出了一批(互联网人造车),李斌是其中一个。李想的车我开过,我觉得也不容易。我真的希望中国消费者,能够看到他们在推动行业往前走。

2017年底,宝马分时租赁品牌ReachNow进入中国,与EVCARD合作,负责本地市场的联合运营。图为荣文伟


我们推分时租赁的时候,我到蔚来看。李斌说他还做了另一个项目,就是摩拜。共享单车对我们触动非常大。虽然现在有诟病,有褒贬。但的确,第一是大趋势。第二,原来我们在自行车行业里头,大家关心品牌,现在关心的是,车是黄色的还是蓝色的,根本不管是哪个厂造的车。我想分时租赁如果走到最后,也会走到用户和车厂中间,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

分时租赁,我们自己做,看的很清楚,你今后的竞争对手,可能就是大的整车产商,互联网平台。大家都觉得自己有优势,像美团,它觉得它有客户。有人觉得我有系统。我们对城市理解比其他人要深,能比其他人少走弯路。如果你没有核心竞争力,最后肯定要被淘汰。

未来不会只有一家企业,应该有几家。我觉得他们(互联网平台)只是快,但还有很多内在规律,这个不是一天两天,谁吃掉谁,是把一个模式走出来的问题。你建的体系,和今后发展规律是吻合的,你能够走的长。

这个规律是什么,大家都在摸索的过程中。之所以现在没到盈亏平衡点,是因为大家还没有到,已经把事情想得很明白这个程度。

大家都进来,说明是对的,能推动社会进步。跟着规律走,最终谁走出来,还是看谁离这个事情的规律近。




推荐阅读

百度上演开年大戏,无人车在美开放试乘


来源:36氪 阅读原文

叶子猪每日行业播报系叶子猪游戏网出品的资讯栏目,仅作于汇聚互联网游戏行业的每日资讯,如需查看文章出处可点击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