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码部落》制作人唐永:国内功能游戏刚刚起步,编程不是下一个奥数

在前段时间结束的游戏产业年会上,由腾讯主办的跨界应用分论坛聊到了当下功能游戏在跨界方面的市场以及具体表现。功能游戏是游戏跨界主流的选择,而随着国内大厂对功能游戏的布局以及政策红利的支持,功能游戏将成为2019游戏行业最热门的品类之一。


《源码部落》是一款融入了编程玩法的沙盒类功能游戏,近期已在TapTap等平台上线预约。作为国内最早与教育资源合作的功能游戏之一,《源码部落》制作团队看到了功能游戏的前景,同时也看到了文化教育类型的功能游戏会在将来成为游戏跨界的典型。


今日,我们特地邀请了功能游戏《源码部落》的制作人唐永先生进行了专访,聊了聊他们团队对当下游戏跨界、功能游戏市场的看法。



《源码部落》在最初立项的时候是怎样考虑的,为什么选择将游戏做成沙盒类型?


我们的初心是做一款好玩的,具备正向社会价值的功能游戏。


自我们核心团队从腾讯离开开始,我们调研了许多国内外非常多类型的产品,绝大多沙盒游戏都拥有极高的DAU,而我们团队之前做的游戏都是大DAU的,如:《王者荣耀》、《迷你世界》、《全民超神》、《腾讯斗地主》等。


对高DAU的游戏的研发有很多的经验,结合团队的基因以及沙盒产品的经验同时我们关注到国外编程教育的普及率是非常高的,大约能达到65%左右,而国内刚刚起步,渗透率不到2%,且产品形态基本都是把编程产品做为工具,要么就非常硬核,整个市场实际上并没有一款真正意义上的以编程沙盒为核心的高质量产品, 基于团队的初心、基因以及市场方向,我们选择研发一款以低门槛编程为核心玩法之一的大世界沙盒MMORPG产品。



编程在近年来逐步取代奥数的位置成为少儿教育的主流选择。作为一款以编程为主要卖点的功能游戏,《源码部落》如兼具功能性与好玩性?


首先,需要纠正一个误区,并不是编程不好玩,而是很少有人把编程做成很好玩的东西推出来给到用户,我们立项之初就定了一个基调:“我们首先是一款游戏,其次在让人学到知识”,所以我们构建了一个和真实世界非常像的多人开放世界,用来承载编程玩法。


比如:在游戏中你可以自由选择地方建造房子、种田、养殖;你也可以和其他玩家一起建造部落和国家,抱团活下去;你可以在荒漠、草原、雪地、沙滩、石地、火山等环境中进行探索,和黑暗、暴雨、暴雪、风沙、瘴气、火炎等恶劣天气进行对抗等。在游戏中,你可以扮演不同的角色,体验不同的游戏历程。


以上的一切,除开您可以自己玩之外,您都可以通过编程的方式,让我们提供的人工智能来帮您实现,所以我们有位试玩了游戏的用户这么评价我们:“以前总有疑问,自己花流量下的游戏,为什么还要自己花时间打。。。直到我遇到了这个游戏,发现机器人竟然可以帮我玩游戏……”。在这些玩乐的过程中,来体现出这款游戏的好玩性和功能性。



TapTap作为垂直的玩家渠道并非《源码部落》的核心用户所在地,那么《源码部落》怎样与教育资源合作的?教育资源又将如何把《源码部落》推向核心用户群体?


首先对于和教育资源合作来说,我们是线上线下相互推进的,目前正在结合贝尔科教集团的线上线下产品以及深圳几家线下STEAM机构等进行深度融合和探索。举个例子,这些机构上完课的用户回到家后,有一个统一的游戏化社区来交流,大家可以在玩游戏的过程中,就把知识给复习了,让学习的过程更有乐趣。


另外透露一下,我们不仅只是有编程的知识,实际上我们也正在开发其他学科,并将其融入到开放世界的游戏中,比如:英语学科,上完英语课程的同学,可以在课后,在我们游戏中玩我们平台提供的英语游戏,去游戏中建造的英语教室中复习课程。


这些教育方面的资源,会通过定向推广的方式并和课程、游戏做绑定推广给到我们的核心用户。



能否透露一下《源码部落》后续的推广计划?


对于这款产品我们倾向于独代出去,由有实力的发行商帮我们推线上,让寓教于乐的游戏接触到更多的用户。这里也打个广告,希望对这款产品有兴趣的同学,可以联系我们,我们一起把这款产品做大,我们刚刚在taptap上线预约。


线下推广我们会依托线下机构合作资源来进行产品推广,从目前的小范围线下测试来看,不论是家长还是学生,对这款游戏的认可程度都较高,都觉得这样,总比让孩子玩一些其他类型的游戏好。


我们的微信小游戏端也正在开发中,很快在第一第二季度能成为第一款能做出小游戏的小游戏(哈哈有点绕),加上我们海外版本的准备工作也在进行,考虑到编程游戏在海外普及度较高,我们也在抓紧替换我们的美术风格更加适合全球,下面是我们新版本的画风:



事实上,国内的功能游戏行业因为起步较晚,整个市场处于金字塔状态,大部分中小厂商没有信心去制作发行功能游戏。在这一点上,您是如何看待的?


确实,就像我上面说的,国内在功能游戏方面也是刚刚起步,但这个市场增速很快,伽马数据显示,到2020年功能游戏市场将达到300多亿,可能就18年来说,只有腾讯网易这种大厂有信心去制作发行功能游戏,但其他厂商其实也有看到这块高速增长的市场,我知道完美和盛大,还有其他许多厂商也在进入这个领域,包括最近我去参加的几个会议,发现教育游戏化被谈的越来越多,也有许多同行,已经在开始做功能类游戏了,相信19年入局这块的玩家会越来越多,这对于整个功能游戏发展来说是一件好事情,最终只有高品质的、能获取用户喜欢的产品才可以脱颖而出。


功能游戏由于特殊性质,更多的时候被看做是工具或者艺术品,而在商业化的探索上,功能游戏目前没有一个稳定的模式,像《折扇》、《榫卯》的制作团队在遇到腾讯代理发行之前都在为生存问题忧愁,《源码部落》将如何实现商业化?


这一点其实我们在最初立项的时候就有考虑到了,单机在游戏进度上很容易就达到天花板,所以我们采用了网络的模式,希望这是一款可以长线运营的产品,在这一块的商业化上我们至少包含以下有5点:


1.    UGC内容的付费,我们游戏里代码写得好,是可以通过出售的方式,卖给对方的,比如我写了一个很Cool的 AI逻辑,我可以设定别人需要付费购买,同样的我自己写的游戏也能够设定门票,让别人付费才能玩我的游戏。


2.    传统RPG的商业化,我们游戏里有比较轻度的RPG元素,比如:玩家角色可以购买一些时装、消耗品、代码燃料等,这一块比轻度,但扩展性也很强。


3.    AI机器人,我们初始是给玩家提供了一个家政编程机器人的,这个机器人定位是帮玩家做事的,但缺少战斗代码,所以我们定位了4种类型AI机器人,玩家可以通过购买的方式获得他们,从而可以解锁新的编程能力


4.    课程付费,由于我们是有线下资源和老师资源的,如果有玩家对深入编程有兴趣,我们会有线下的一对一直播教学和录播课程可以购买。


5.      品牌、机构赋能。



最后一个问题,事实上在少儿编程火爆少儿教育市场的时候,就有专业人士指出编程游戏或会成为下一个奥数,成为资本逐利的风口。站在行业的角度,您如何评价这种说法?您又如何看待这种现象呢?


编程领域确实是今年的一个风口,大家都看到了政策的倾向,包括部分省份已经将编程列入高考科目了,国家也频繁的出台政策鼓励编程教育和人工智能的发展,前段时间,基本每天都有编程机构融资的消息出来。


编程和奥数是完全不同两种学科,前者是一门技能,是通往未来的钥匙,乔布斯说:“这个国家的每个人都应该会编程”,在日本,编程已经被列入新的课纲,在2020年将会成为日本必修课,未来可以想象的空间很大,而后者实际上是数学的一个分支,是锻炼思维的一种方式,仅从这点来看,两者是完全不同的。


对于这种现象,我认为是好现象,有资本的推波助澜,对于编程领域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发展契机,同时,大浪淘沙,那些不是沉下心来专注产品,专注创新的企业,也会被淘汰掉。

合作联系

大会赞助:美艳15390079951(微信)

市场合作:小星1605217255(微信)

媒体合作:梅梅18483620501(微信)

来源:游戏茶馆 阅读原文

叶子猪每日行业播报系叶子猪游戏网出品的资讯栏目,仅作于汇聚互联网游戏行业的每日资讯,如需查看文章出处可点击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