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一位脾气暴躁的美国老哥写给暴雪的信,为了艾泽拉斯!

Reddit上网友alizbee近日写下一篇标题为“给暴雪娱乐的一封信”近2000英文字的长文,这篇文章获得广大《魔兽世界》及暴雪粉丝共鸣,两天以来共获得3.7万次正评,以及破纪录的80银、95金、38白金Reddit币认可,更被转载至各个游戏子版。

以下是这封信中文翻译内容(转自凤凰网):

趣味第一。(原文为“Gameplay first”,暴雪公司宗旨网页译为趣味第一)

这些话是你们说的,你们的原则信念,但你们却背弃了它们。

我是个脾气暴躁41岁老男人,我愤世嫉俗且多疑。我是作市场营销的,且我恨这一行,因为这工作充满空话与鬼扯。而这一切的核心都是来自于客户希望与公司互动并保有对话及联系关系,以及其他莫名其妙的荒谬概念。我根本不鸟那些我所购买的产品的生产公司。我不想跟可口可乐打交道,我不想去逛汰渍(Tide)的论坛,我也绝不会去买、去看、去参加Levi’s的拍卖会。我在乎的只有好的产品,以及合理的价格。

我虽然不是那些公司的粉丝,但我却是丹佛野马队(Denver Broncos,NFL职业美式足球球队)的粉丝。我不会对着电视前播放的麦当劳广告而大叫,但看到Case Keenum又达阵时我就会叫出来。我虽然对Nike与Google没有啥感情,但我不想看到这些公司在状况不好的时候开始炒人鱿鱼,就像我觉得Vance Joseph就该被野马队交易一样。

而这是为什么?因为我对野马队是有感情的。我爱这支球队。他们赢得第五十届超级杯时我高兴得哭了。这不合理,我知道。一支职业球队的胜败纪录跟我的人生毫无瓜葛...但我还是为他们欢呼,或是嘲讽他们。

谢天谢地,我并没有如此将自己的情感投入在一间商业公司身上。

但其实,我有。

暴雪这20多年来,你们所做的游戏我都好爱玩。就算是我玩得很烂的游戏,我还是会玩,因为我知道它会是这类型的游戏中最好玩的那一款。我玩《星际争霸》根本不行,但我还是玩下去了。《魔兽争霸》系列我只能勉强过完剧情战役,但我还是玩下去了。我爱《暗黑破坏神》,但我没玩过专家模式或进入高等秘境。为什么我会玩这些游戏?因为它们很有趣。我也因此交了不少朋友- 一群到现在都还在玩暴雪游戏的朋友。不过我以前还没那么爱暴雪,直到2004年,当我一脚踏进丹莫罗的时候。

我永远不会忘记第一次穿越雪地爬上山峰眺望铁炉堡的感动,从此我爱上了《魔兽世界》(还有你,暴雪)。

我的墙上还挂着无印时期《魔兽世界》包装盒里的海报。有一只小小的阿尔萨斯人偶在守护着我的书桌。在我的衣柜里,暴雪系列T-Shirt就挂在我的野马队装备旁边。不像买其他东西一样,我不是一个只会买暴雪产品的单纯玩家,我是暴雪的粉丝。我付钱去参加BlizzCon,我支持这家公司能够成功,就像我支持野马队一样。如今,我看着海报或穿着暴雪T时,我觉得有点像是在看野马队比赛的感觉,我像以往一样为那支曾经很伟大但现在荣光不在的队伍加油。我还会继续关注,因为那是一个铁粉会做的事,而且我一直怀抱好日子到来的希望。

2011年发布的暴雪回顾纪录片中,Bob Davidson说过:“只要它管用的话,要做到这一点对暴雪来说绝不困难。”

暴雪,现在你们做的一切却都不管用了。

或许你也清楚,或许这会导致办公室的内部权利斗争。又或许你已经陷得太深,以至于你不再是那间以“趣味第一”为傲的公司了。暴雪玩家存在的原因正是因为这些游戏有很棒的玩法,但要做出很棒的玩法很困难,需要花多年时间测试与打磨才能上轨道,而且代价不菲。你们过去因漫长的开发时程闻名。每次都跟我们说“Soon”。“很快就要来临了。”而我们总是知道你们正在开创美好且超棒的内容,尽管可能会有暇疵,但还是会很好玩的游戏。“Soon”在之前一直都是值得等待的。但你们却不再开发那样的游戏了,且我好奇你们以后还能不能。

你们知道一开始几年我为何每天登入《魔兽世界》吗?并不是因为跑魂跑15分钟很好玩,也不是枯等术士去搞灵魂碎片,或者坐等一个猎人千里迢迢回村买箭,好让我们在接下来5小时内能厄运之槌狂刷。也不是为了买跨种族坐骑而去制作铜棒或符文布。但是,这些事情我都做过了,而且很多、很多次。

我登入游戏不是为了赚取或是买战利品箱。我打副本并不期望尾王掉落的装备是不是我唯一想要的,或是不是必须是泰坦造物版。我登入游戏不是为了填满进度条- 虽然还有很多进度条需要去填满。我玩游戏不是为了收集那些随机的能量源,而一旦地精矿工们发现一种新的随机能量源之后,旧的就要被淘汰掉。

我也不会为了那些比身上装备好一点点的装备而天天刷副本。

事实上,我在无印时期《魔兽世界》两年间都穿同样一件法袍。我是在《燃烧的远征》改版后才换掉它。我登入游戏并不是为了要切换到第三方网站确认我现有装备所做出的输出模拟,因为那是我唯一知道自己是否选择适合的天赋与正确的装备的地方。我登入游戏并不是为了每个月再花15 美元去从第三方赚取积分,好让我能和那群看重我的积分而不是我的游戏经验的人一起参与游戏。

我玩《魔兽世界》是因为能和少数几个朋友一起在艾泽拉斯玩就很好了。我不在乎什么快速升级,我才能像今天其他人一样“真正的去玩游戏”。如果我出发去解任务,但因PvP(跑魂)或副本(跑魂)受挫,或是探索一个充满比我还高等的怪物区域(更多跑魂),那都没关系。因为探索艾泽拉斯- 一个充满神奇生物和隐藏秘密的巨大世界- 就非常有趣了。

如果你认为《魔兽世界:经典版》会重返荣耀,你就是在自欺欺人。它不会。

它也不可能。这种经历是无法复制的,就像一个成年人重回迪斯尼乐园,再也无法重现我10岁第一次去迪斯尼那样。那些日子,那些游戏已经回不来了。我们今天玩的游戏根本不是游戏,《魔兽世界》反倒像是一个收集每日用户行为模式的数据收集器。它变成一种用来帮助那些渣滓市场营销人员决定拿什么来卖的研究工具,一只狡狐坐骑要卖多少钱,或是在游戏启动器上登好登满那些广告。你们不再把我看成是一位玩家,而是一位买家。

《魔兽世界》里的新玩法机制充满声望条与时间的窒碍,或有的根本就没有在游戏里。赞达拉食人妖是《决战艾泽拉斯》当初宣传介绍的特色之一,不过赞达拉食人妖根本就不在游戏里,但他们即将...“很快”到来。你们希望为故事背后埋入伏笔,但这是很粗浅的掩饰。 8.1更新于12月11日发布,达萨罗之战(真难念的名称)要等到1月22日发布- 时间设在30多天,只为了可能有人在8.1回流并且再为下次改版而包月。

虽说《魔兽世界》比起以前能做的事更多了,但我却不像以前那样经常登入了。更糟的是,我不再像以前那样期待游戏了。在大多数而言,我登入只是为了看看我的朋友们是否还在玩,如果可能的话,仅仅只是可能,我们会找几个人一起赚个战利品箱,或者打一个副本,假装我们又一次玩得很开心。

你们在几年前就不做MMORPG了。

相反的,你把《魔兽世界》变成了一个精心打造的奇幻主题赌场。这是一款第三人称乱枪打宝游戏,设计来让玩家变得像毒虫一样寻求解法。你们其他的游戏只是套上了动画的购物车,里面夹带着迷你游戏,好让人们能在开战利箱的空档去玩而已。

令人难过的是,因为暴雪的所有游戏都做得很漂亮。你们的美术仍然是游戏业界最好的。遗憾的是,他们的作品被糟糕的商业行为和劣质的游戏设计给毁了。

Ion Hazzikostas为何仍是《魔兽世界》游戏总监?他在Q&A问答中表现的结结巴巴就没别的了。在他(以及J.Allen Brack)的指导下,游戏变得每况愈下。

??Ion的副手,Josh “Lore” Allen -你们请来为《魔兽世界》发言的人- 称我们玩家为“dickbags”,比起你们付钱请他来做的事,他对于树立自己个人品牌更感兴趣。

我不清楚这群人是否被这间已经丧失灵魂的公司扣押作为人质,还是他们已精疲力尽,或是他们真的鄙视着《魔兽世界》以及其玩家。引领设计《魔兽世界》的那群具有创造力、充满热情、为人所熟知的设计师呢?还是说这款游戏是由算法和数据驱动化的洗数据技术所打造的玩意?人类分辨得出什么是好玩,但计算机不能。

我们不是你的敌人,暴雪。我们是你的忠实支持者。那些温良恭俭让的粉丝们已经走光了,他们不会回来了。你们的粉丝就只剩我们了。坦白说,一提到MMORPG,你们也是我们所拥有的一切。请停止摧毁《魔兽世界》,请停止以KPI、MAU和其他营销鬼扯来进行设计。如果游戏很好玩,我就会去玩。但是现在,游戏并不好玩。游戏设计和开发人员看起来很疲惫了,或许你是该让他们“转向其他未公开项目”的时候到了,或许你们只需要让他们回忆起究竟“趣味第一”是什么意义。

我不知道暴雪发生了什么事。我不知道动视是不是在展现他们的管理能力。我不知道为什么Mike Morhaime离开了。我不知道这家公司是不是士气低靡。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会觉得让充满天赋的开发人员去转做手游开发是件好主意-那种游戏根本打不进你的受众,因为我们是中年人,就像你的创办人一样,是玩PC游戏长大的。对于一间占了我生命中一半时间里所支持的公司,我真的完全不懂内部的运作情况。

但是我了解暴雪游戏。

而且我知道,不管你最近在开发的是什么,都不是暴雪游戏。

无论有什么问题也好,暴雪,我都希望你能解决,并且是“快Soon”解决。

为了艾泽拉斯



[编辑:叶子猪小秘书]
本文仅代表发表厂商及作者观点,不代表叶子猪本身观点!

游戏推荐

相关阅读

随便看看

扫码阅读热门小说

http://news.yzz.cn/domestic/201812-1539647.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