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04

FPS游戏外挂江湖:一场注定没有明天的狂欢

  1月4日晚,网名“五五开”的斗鱼游戏主播卢本伟上线,若无其事地玩起给他惹上麻烦的大逃生主题游戏《绝地求生》,仿佛没看见满屏“作弊”“去死”的弹幕。被网友围攻了一个多月,卢本伟仍然一口咬定:“我没有开挂。”

  去年12月,有网友上传视频质疑“斗鱼一哥”卢本伟在《绝地求生》中使用外挂,卢矢口否认并恶言相向,掀起轩然大波。热门主播纷纷站队,双方粉丝骂战不断升级,引致共青团官方微博点名批评。卢最终公开道歉,但对于是否开挂这个关键问题始终含糊其辞。

  斗鱼主播卢本伟,外号“五五开”

  “五五开”不是第一个陷入外挂风波的主播。

  去年9月,同为斗鱼主播的“魔音糯米”同样被质疑在《绝地求生》中开挂,糯米激烈否认并扬言线下约架,随后却被官方封号,坐实了作弊行为。

  10月,另一位主播“油条”又被曝开挂,同样以封号告终。五五开事件进一步掀开了《绝地求生》外挂乱象的盖子,老牌主播“小智”甚至宣称见过一份开挂主播的名单,“看得触目惊心”。

  外挂,是指通过欺骗或修改游戏以提高成绩的作弊程序,早在单机时代就曾风靡一时。随着网络游戏的发展,这类程序的欺骗对象从个人电脑变成了服务器,涉及的利益也越来越大,形成一条黑色产业链,几乎每一个热门游戏背后都隐藏着外挂的身影。

  近年流行的游戏中,黎明公司(前身为索尼在线娱乐)2015年推出的《H1Z1》、暴雪2016年发行的《守望先锋》等游戏均因外挂泛滥饱受诟病,官方多次批量封号,始终无法杜绝。

  五五开事件涉及的《绝地求生》是韩国蓝洞(Bluehole)公司去年推出的一款FPS(First Person Shooting,第一人称射击)游戏,也是2017年最大的黑马。这款游戏从上线之初就陷入外挂重围,严重时美服排行榜前十名几乎都是出售外挂的广告。

  北美服务器排行榜前10位,ID均含有外挂销售信息

  玩家使用外挂后,能获得超出游戏设定的“特异功能”,透视、自瞄、飞天、橡皮人、反伤……只有玩家想不到,没有工作室做不出。新手无需苦练技术也能打出好成绩,甚至完成种种匪夷所思的操作,有玩家把这种情景戏称为“诸神之战”。

  据一位玩家描述,他在游戏中好不容易获得一辆越野车,另一个玩家竟徒步追了上来,向他打招呼:“哥们儿,要外挂吗?”

  他遇上了一个销售代理。许多经销商通过类似的方式,在游戏中向其他玩家兜售外挂,赚取利润。

  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绝地求生》的外挂五花八门,售价不一,例如“血族”和“GM”两款热门外挂分别报价85元/天和50元/天,此外还有一次购买终身更新的小程序,能去除雾天、去后座力、人物高亮等等,售价70元。

  截至发稿,《绝地求生》全球玩家总数已突破3000万,日活跃用户峰值接近300万,利润空间可想而知。

  据业内消息,已有外挂制作团队开出百万年薪招人。外挂生意周期性很强,出现热门游戏就能大捞一笔,一旦游戏热度减退,外挂市场也随之萎缩,想赚到钱必须胆大手快。

  “吃鸡”外挂

  但与游戏主播、直播平台和运营商获取的利益相比,卖外挂只能算个辛苦钱。

  在游戏直播圈,外挂是一个公开的秘密。据小智爆料,有人专门为游戏主播定制外挂,通过QQ群限量销售。一款《绝地求生》外挂,起初售价5000/月,后来涨到6000/月还供不应求。主播们不但要求能力加成,更追求隐蔽性,能够在成千上万观众的眼皮子底下瞒天过海,打造“天赋异禀”“世界顶级”的形象。

  直播也是个江湖,由于“低门槛、低风险、回报高、名气高”的传闻,网络直播在短短几年内成了中国竞争最激烈的行业之一。腾讯研究院2017年5月份的调研数据显示,国内各大直播平台的注册主播累计超过350万人,这其中95%的人每月直播收入在1万元以下,超过70%的人月收入甚至不到100元。被称为“头部主播”的群体仅占5%,收入却高的惊人,一夜暴富、年薪千万在这个圈子里并非天方夜谭。

  人人都想进入头部,处于头部的人唯恐被替代。

  “魔音糯米”没有职业电竞背景,长期徘徊在游戏圈第一梯队之外。在《绝地求生》中,他却创下了M16点射1秒9发、SKS点射2秒17发的世界级记录,短短3个月内聚集大量人气,粉丝打赏六十多万元。

  “五五开”卢本伟原先主攻《英雄联盟》,《绝地求生》爆红后他迅速转换战场,而且进步神速。打出29杀“吃鸡”的那一天,他的直播间人气超过300万,上千VIP捧场。卢本伟曾晒过高达33万元的月收入账单,更声称斗鱼、YY开出千万年薪,争相邀请他入驻。

  卢本伟直播期间,粉丝疯狂打赏

  与主播们获得的收益相比,几千元的外挂显然只是一项微不足道的投资。而他们创造的惊人成绩,又成了直播平台吸引流量的招牌。千千万万用户为主播们的“神技”而震惊、羡慕、嫉妒、激动,疯狂敲击“666”,刷出高额礼物,为平台贡献了巨额流水。

  斗鱼深知头部主播的价值,过去两年来不惜血本,签下多位主播。头条指数2017年3月数据显示,斗鱼拥有行业TOP50主播中的21名,超过第二名和第三名的总和。

  五五开事件后,因为蓝洞方面尚未证实五五开作弊,斗鱼仅针对其怂恿粉丝攻击网友的行为,要求公开道歉,并作出处罚。斗鱼官方表示,斗鱼坚决反对开挂,对开挂行为绝不姑息,但平台无从判断主播是否开挂;除非主播自己承认,或游戏官方确认开挂,否则平台不能随意处罚一个主播。

  斗鱼官方数据显示,斗鱼直播的日活用户近3000万,月活近2亿。根据2018年1月9日消息,斗鱼将于年内赴港上市,融资金额约3亿-4亿美元。

  斗鱼直播首页

  外挂让主播和平台赚到了钱,普通玩家过了瘾,代价是对游戏生态的巨大破坏。当少数玩家通过第三方程序在游戏中获得超出常规的优势时,其他玩家的体验必然严重受损,甚至愤而离场。而当战场上只剩下开挂的“神仙”时,游戏也就失去了吸引力。

  经典网游《传奇》、前文提到的《H1Z1》均因外挂泛滥,导致用户流失惨重,收入直线降低,最终走向死亡。

  外挂如同寄生在游戏体内的寄生虫,疯狂吸食宿主的血液,使游戏的生命周期急剧缩短。

  留给《绝地求生》的时间,或许已经不多。

  为了打击外挂,游戏厂商绞尽脑汁,封号成为一种常规手段。

  几乎每款主流游戏都有自己的监管系统和反作弊系统,例如CS:GO同时拥有VAC反作弊系统和OVERWATCH监管系统,其中检测作弊程序的VAC封禁约85%,依托玩家审核的OW监管封禁约15%。目前,CS:GO国服封禁账号总数约14000例;《守望先锋》截至去年2月,封号数量超过7万个,总价值超过1400万人民币。

  《绝地求生》也已开始查封外挂,至今为止封禁玩家总数达到150万。腾讯代理《绝地求生》国服后,立刻宣布成立专项反外挂小组,收集外挂制作及销售线索。

  我国近年已开始从法律层面打击外挂产业。根据2003年国家五部委所发文件《关于开展对“私服”、“外挂”专项治理的通知》,“私服”、“外挂”行为属于非法互联网出版活动,应予以严厉打击。至今,国内已有多个游戏外挂团队被捕,仅2017年就立案30余起,抓获犯罪嫌疑人120余人。

  在不断加大的监管力度下,外挂仍然屡禁不止。《绝地求生》制作人Brendan Greene曾在采访中表示,99%的“开挂”玩家来自中国。

  无论这一数字是否准确,中国玩家大面积作弊的现象已经引起国外玩家的反感,许多用户在steam社区里发帖抗议,甚至要求全面封禁中国区。

  国外玩家评论

  为什么外挂在中国如此猖獗?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能不止一个,外服游戏在中国区运营不力、国产网游“氪金”风气盛行、游戏行业监管落后等等因素都有关系,但一个无法忽视的事实是,游戏行业在中国涉及的利益太大。

  没有人知道这轮风口能持续多久,但人人都渴望抓住机会,用一切手段从中牟利。

  有光明的地方就有黑暗,在中国游戏产业仿佛开了挂一般飞速发展的同时,黑色产业也在疯狂滋长。打击外挂、维护健康的行业生态,将是一场持久的战争。

[编辑:GEM]
本文由叶子猪游戏新闻中心首发,仅代表发表厂商及作者观点,不代表叶子猪本身观点!

游戏推荐

相关阅读

随便看看